脱发

2020.06.27

杜某,女,40岁,2008年4月20日初诊。

主诉:头发全部脱光已半年余。

病史:患者是下岗工人,经济比较困难,饮食单调,营养不够全面,加之素常脾胃虚弱,致使气血乏源,精血亏虚。又因与老公关系紧张,经常生气,怒气伤肝,肝气郁结。一方面肝郁化火,伤精耗血,另一方面肝郁气滞,气滞血瘀,血行不畅,毛发失养,致使在数日内头发全部脱光,并伴见头晕、纳呆、腰膝酸软、中医查体所见:形体消瘦,面色萎黄,舌体胖大,舌质紫暗,脉细少数。

辨证:从病史来看,本案的病因不外虚实两个方面。虚者正气虚,主指素体脾胃虚弱,加之经济比较困难,营养不够全面,气血化源不足,又因夫妻关系不佳,情志不遂,肝气郁结,肝郁化火,耗伤精血,因而更加重了正气虚的严重性,气血精液更不足;实为邪气实,主指肝郁气滞,气滞血瘀与热邪掺和,而致血虚热郁,毛发失养,故而脱落。犹如花木之根系无水,加之烈日当空,花叶自萎落矣。至于形体消瘦、面色萎黄、头晕、失眠、纳呆,舌体胖大,腰膝酸软,皆为中气不足,精血亏虚所致;舌质紫暗,脉细少数,是瘀热之象。故本案总的病因病机,当属气血不足,血虚热瘀所致之脱发。

治则:补气养血,清热化瘀。

方药:八珍汤加减。

处方:西洋参10g,生白术15g,生地12g,赤、白芍各15g,当归15g,蒸首乌15g,墨旱莲15g,生山楂15g,炙甘草6g,砂仁8g(后下)。30付。

煎服方法:水煎服,日1剂,早晚饭后1小时左右各服一次,每次250~300ml。

嘱其洗头后用鲜生姜片擦脱发处。

2008年5月25日二诊,30付药尽,精神较好,饮食增加,头晕、失眠也有好转,舌脉大致如前。有小部分脱发处,已生出又黄又细的绒毛。

处方:西洋参10g,生地12g,赤、白芍各15g,当归15g,黑桑葚15g,蒸首乌15g,墨旱莲15g,柴胡10g,生山楂15g,炙甘草6g。30付。

煎服方法和外用法同前。

2008年7月20日三诊:除头发没全长出来之外,其它诸症均已平复。以前长出来的黄细绒毛已开始变粗变黑,凡脱发处,全部长出了细黄头发,大便较干,脉舌均已明显好转。

处方:西洋参10g,黑芝麻30g,生地15g,赤、白芍各15g,油当归15g,黑桑葚15g,蒸首乌15g,墨旱莲15g,女贞子15g,炙甘草6g。30付。

煎服方法和外用法同前。

2008年8月16日四诊:诊见患者满头黑发,笑容可掬,精神极佳,连连道谢!称中医药真能神奇生发。

按语:(一)、关于脱发,现在多认为脱发主要有两种类型:一是脂溢性脱发,头皮、头发分泌油脂过多,引发细菌感染性皮炎,有瘙痒、微疼等,炎症过后一般留有瘢痕;二是斑秃,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,数日内头发可全部脱光,但无其它明显症状,中医又称为“油风” 或“鬼舔头”。本案即属后者。另外,还有一种情况,是斑秃和脂溢性脱发同在,但临床上此种脱发极为少见。

(二)、关于本案的治疗,通过辨证分析,认定本案脱发的主要病因病机是气血不足,血虚热瘀。中医认为“发为血之余”。《素问六节藏象论》云:肾者,主蛰,封藏之本,精之处也,其华在发……。《内经》又云:“肾之合骨也,其荣发也,……肾气衰则发落齿槁”。所以心、肝、肾精血亏虚是脱发之本;而或热、或风、或瘀,乃病之标也。故其治疗,当以补气养血,清热化瘀为法。以八珍汤补气养血以治本,加山楂、砂仁以建中,增加血源;加柴胡,合归、芍取逍遥散之意,以疏肝;加桑葚、墨旱莲、蒸首乌、女贞子益肝肾,气阴双补而清热,亦治本也;用生地、赤芍、油当归、黑芝麻,养阴清热,化瘀润便以治标。然本案组方的主攻方向是益气养血,清热化瘀。如是则血虚热瘀之脱发,何愁不去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