虚劳

2020.06.27

雷某,女,42岁,医生,1975年11月6日初诊。

主诉:心慌、气短,动则头晕、汗出,已3年。

病史:4年前生三胎时,有大流血病史。之后,身体逐渐虚弱,纳谷日渐减少,强食则腹胀便溏,周身萎黄虚肿,月经闭止,眉毛及阴毛全部脱落。某医院内科诊为“胃下垂”;妇科认为子宫萎缩。另一医院诊为“席汉氏病”。且血压偏低90/55mmHg,血糖亦偏低3.2mmol,全血性中度贫血,血红蛋白78.4g/L,上消化道造影显示:中度胃下垂。刻下主症是心慌、气短,动则头晕汗出,四肢酸困,步履艰难,苦不堪言。已在家休养3年,西医无良策,寄希望于中医同行。中医诊查所见:主症已如前述,望其形体,萎黄虚胖,面色白,舌质暗淡,舌苔薄白,脉象虚细而弱。

辨证:中医认为久病多虚,就本案而言,虚的原因比较清楚,首先是4年前生产时的大流血(据患者讲,当时输了不少血,才挽救了生命);继之是脾胃虚弱,中气不足,气血乏源。脏腑、四肢、皮毛失其温养,故见:心慌、气短、动则头晕、汗出,四肢酸困,步履艰难,月经闭止,眉毛及阴毛脱落等症;也正是因为气血不足,所以又见血压、血糖偏低,全血性中度贫血等症;至于纳谷减少,腹胀、便溏,周身萎黄虚胖,正是脾胃气虚所致。如《素问至真要大论》说:“诸湿肿满,皆属于脾”。脉虚细而弱,舌质暗淡,舌苔薄白,为气血皆虚之象。按《金匮要略虚劳篇》辨证当属阴阳气血俱不足之虚劳。

治则:益气建中,调补阴阳。

方剂:黄芪建中汤和归脾汤加减。

处方:红参10g,黄芪30g,炮附子8g,当归12g,炒白术20g,茯苓15g,桂圆肉15g,炒枣仁20g,桂枝10g,炒白芍30g,炙甘草10g。

生姜4片,大枣6枚,红糖15 g,黄酒30ml为引。15付。

煎服方法:水煎服,日1剂,早饭前晚饭后1小时左右各服1次,每次250~300ml。

1975年11月18日二诊:头晕、心慌、气短稍有减轻,余症如故。脉较前少有力,舌苔无著变。

处方:红参10g,黄芪30g,炮附子8g,当归12g,炒白术20g,茯苓15g,桂圆肉15g,炒枣仁20g,砂仁8g(后下),炒内金12g,陈皮10g,桂枝10g,炒白芍30g,炙甘草8g。

生姜4片,大枣6枚,红糖15 g,黄酒30ml为引。30付。

煎服方法:同前。

1975年12月20日三诊:心慌、气短、头晕、汗出明显减轻,食欲较前有进步,萎黄虚胖有好转,步履较前稳健,四肢酸困少缓,余症同前。脉舌较前均有好转。

处方:红参10g,黄芪30g,炮附子6g,当归12g,炒白术15g,茯苓15g,桂圆肉15g,砂仁8g(后下),陈皮10g,熟地10g,蒸首乌15g,桂枝10g,炒白芍20g,炙甘草6g。

生姜4片,大枣6枚,红糖15 g,黄酒30ml为引。90付。

煎服方法:同前。

1976年4月6日四诊:周身萎黄虚胖消失,饮食正常,心慌、气短已不明显,活动自如,月经已至,但量少,色淡,已长出细而稀疏的眉毛,但阴毛仍未见生长。舌苔比较正常,脉亦较前有力。处方:红参10g,黄芪30g,炮附子6g,当归12g,枸杞子15g,鹿角胶10g(烊化),桂圆肉15g,砂仁8g(后下),陈皮10g,熟地15g,蒸首乌15g,桂枝10g,炒白芍15g,炙甘草6g。

生姜3片,大枣5枚为引。90付。

煎服方法:同前。

1976年7月20日五诊:诸证逐渐得以恢复,患者信心倍增,血压、血糖和血常规检查结果,已达至或接近正常值。并述阴毛业已生长,但细短而稀疏。脉舌已如常人,效不更方,按上方再进90剂,以巩固疗效。

煎服方法:同前。

1976年10月31日六诊:因为患者是医生,自述:本人的病的确比较复杂,一个“席汉氏病”,就够难治了,还有胃下垂、闭经、低血压、低血糖、贫血等证。当时心情十分纠结,甚至一度失去了治疗信心,但经过近一年的中医调治,使我恢复了健康,我准备七七年元月就上班了,全家人都为我的康复高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