肢体僵硬证

2020.06.27

韩某,女,52岁,工人,2013年5月6日初诊。

主诉:身如铁板一样沉重,四肢麻木沉痛3~4天。

病史:患风湿性关节炎已十来年,每遇 风寒湿则病情加重,也有人叫“老寒腿”。平时比较怕冷,经常用药治疗。此次得病是下夜班后,几个工友在休息室休息,年轻人怕热,把空调开至二十三、四度,我因此较疲劳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,醒来后即发现前面主诉中所说的那些症状,在本厂医院治疗无效,所以前来本院诊治。患者在工友的搀扶下进入诊室,全身动弹不得,极度痛苦。面色萎黄,舌质淡,苔薄白,脉沉细而涩。

辨证:(一)从病史观之,素体阳气不足,卫外失固,受风寒湿邪侵袭,此次得病,在休息(睡眠)状态下,空调温度过低,内因阳气不足,外因风寒湿侵袭。内因阳虚,本来就是气血推动乏力,加之外感风寒湿,风性善动,风彻上下,与寒湿并入,易从寒化;寒为无形之阴邪,其性收引凝滞;湿为有形之阴邪,其性重着粘滞,易伤阳气,易阻气机,内外合邪,阳虚推动无力,加之风寒湿收引凝滞,故有身如铁板,四肢沉痛的肢体僵硬之证。

(二)从神色脉舌来看,面色萎黄,全身动弹不得,极度痛苦病容,舌质淡,苔薄白,脉沉细而涩,一派阳气亏虚,寒湿阻滞之象。从上述辩证,不难看出本案肢体僵硬的主要病因病机,应是阳气亏虚,寒湿阻滞。

治则:温阳益气,除寒祛湿,通活经络。

方剂:芪附麻辛桂姜汤加味(方见《茂林方药》)。

处方:黄芪30g,炮附子10g(先煎),麻黄10g,细辛5g,桂枝10g,干姜10g,制川草乌各6g(先煎),制乳没各6g。   

  生姜4片,大枣6枚,黄酒100ml为引,7付。

煎服方法:附子、川草乌先煎半个小时,与它药共同水煎服。日1剂,早晚饭后1小时左右各服1次,每次250ml~300ml。

2013年5月9日二诊:服药1剂后,周身微微汗出,肢体僵硬如松绑,四肢麻木沉重亦较柔和;3剂药尽,自觉肢体僵硬之病已完全康复。要求继续解决风寒湿痹之证,后以芪附麻辛桂姜汤原方巩固治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