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厥

2020.06.27

牛某,男,34岁,2015年4月6日初诊。

主诉:四肢冰凉,周身恶寒已年余。

病史:从小脾胃虚弱,比较怕冷,少食生冷即腹痛、腹泻,动则气短汗出,腰膝沉困乏力,四肢厥冷。出门要带特制口罩,以避风寒,否则频频喷嚏,流清涕不止,晚上睡眠,必须蒙头盖脑,方可入睡。到处医治无效,且近年来有越来越重之势,今特来郑州求治。余观其面色苍白,舌质淡,无苔,脉来迟细而弱。

辨证:从小体质虚弱,怕冷乃阳虚恶寒之象;食生冷即腹痛、腹泻,动则气短汗出,此即中焦脾胃阳气亏虚,气血乏源,卫外失固所致,腰膝沉困,四肢厥冷,乃肾阳不足,阳气衰于下,发为寒厥。《素问·厥论》云:“阳气衰于下,则为寒厥······故手足为之寒也。”面色苍白,舌质淡,无苔,脉迟细弱,一派阳虚寒盛之象。综上所述,本案的主要病因病机当属脾肾阳虚,卫阳失固。

治则:温补脾肾,祛寒固卫。

方剂:真理汤(即真武汤合理中丸)加减(笔者经验方)。

处方:红参10g,黄芪30g,炒白术20g,茯苓15g,炒白芍15g,防风10g,炮附子8g,干姜10g,炙甘草8g。  

  生姜3片,大枣4枚,为引,7付。

煎服方法:水煎服,日1剂,早晚饭后1小时左右各服1次,每次250ml~300ml。

2015年4月13日二诊:恶寒和肢冷有所减轻,但其余脉症无明显变化。疑似病重药轻,药疲于病,有杯水车薪之嫌。

处方:红参10g,黄芪60g,炒白术30g,防风10g,茯苓15g,炒白芍30g,炮附子20g(先煎),干姜15g,炙甘草10g。  

  生姜3片,大枣6枚,为引,7付。

煎服方法:先煎附子2小时,其他煎服方法同前。

2015年4月20日三诊:自述怕冷情况大有好转,四肢不那么冰凉,自己要求温阳祛寒药再适当加量。舌质淡红,脉较前有力,并述性生活后,怕冷和腰膝沉困明显加重,据此脉症变化,前方少加调整。

处方:红参10g,黄芪60g,炒白术30g,肉桂粉6g(冲),熟地20g,炒白芍30g,炮附子30g(先煎),干姜15g,炙甘草10g。  

  生姜3片,大枣6枚,为引,7付。

煎服方法:先煎附子3小时,其他煎服方法同前。

2015年5月6日来电告知,自觉上方效果挺好,自作主张,上方在当地又取7付服之,自认为大病告愈,特致电感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