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淋

2020.06.27

焦某,女,36岁,2001710日初诊。

主诉:尿少黄赤,灼热刺痛,加重4~5日。

病史:患者从半年前即发现尿急,尿频,尿后余沥不尽;近4~5日来病情突然加重,尿少黄赤,灼热刺痛,甚至点滴不通,并见少腹拘急,通引腰腹,大便干结等,经当地医院检查并无明显器质性病变。中医查体见,病人表情痛苦,面色潮红,舌质红,苔黄腻,脉弦滑数。

辨证:患者尿痛,尿频,尿后余沥不尽已半年余。近来病情突然加重,尿少黄赤,灼热赤痛,甚至点滴不通,并伴见少腹拘急,痛引腰腹,大便干结,可见病位在肾与膀胱,其病性为湿热瘀阻下焦。舌质红,苔黄腻,脉弦滑数,应为湿热瘀阻膀胱之佐证。故本案的主要病因病机当是下焦湿热,瘀阻膀胱之热淋。

治则:清热利尿,逐瘀通淋。

方剂:热淋通加减(方见《茂林方药》)。

处方:木通10g,车前子30g(包煎),川军10g,粉葛根30g,滑石20g,红栀子10g,淡竹叶30g,白茅根30g,苦桔梗15g,川牛膝15g,生甘草10g3付。

煎服方法:水煎服,早饭前晚饭后1小时左右各服一次,每次250~300ml

2001713日二诊,服上方3剂后,尿量增加,灼热刺痛减轻,大便较前畅快,药投病机,效果显著,守上方继服7剂。

煎服方法:同前。

2001721日三诊:又服上方7剂后,诸症若失,患者初诊时的痛苦表情已被心情舒畅所替代,问是否可以停药?嘱其可服用知柏地黄丸,巩固治疗。

按语:(一)关于本案的诊断:《诸病源候论》云:“热淋者,三焦有热,气搏于肾,流入胞而成淋也”。又说:“热淋者……其状小便赤涩”。本案尿少黄赤,灼热刺痛,甚至点滴不通,小便赤涩备矣。(二)治疗:清·罗国纲《罗氏会约医镜》说:“凡一切淋病,小便赤涩而痛者,必有热证,方以清热为急”。本案所用“热通淋”,为笔者所创新方之一。本方实由“八正散”和“导赤散”加减化裁而成。① 八正散去萹蓄、瞿麦,仍具有清热泻火,利尿通淋之功。② 导赤散悉数全到,养阴清热,利尿通淋。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,八正散中巧用川军一物,既能荡涤邪热,活血化瘀而利尿,又能宽肠下气,通利大便,实有前后分消之妙用。在导赤散中重用淡竹叶一味,以增强清心火,利小便之力。另外还要强调的是苦桔梗,在方中的妙用,苦桔梗,专入肺经,宣其上,开其下,以求“上窍开,则下窍自通”之功。实为“病在下,取之上”之法的具体运用,亦即众人所谓的“提壶揭盖”之法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