肺 癌

2017.11.30

李某,男,54岁,工人,2005412日初诊。

主诉:低热,咳嗽,胸痛,吐痰带血20天。

病史:20天前发热,咳嗽,身困乏力,有时胸痛,咳呛,痰中有血丝,自以为是感冒,到医院检查X线,胸部正位片发现右肺门区块状阴影,大如鸡卵,边缘欠清。结合病理检查诊断为:右肺中央型腺癌。

其亲属是该院的大夫,西医的诊断、治疗十分清楚;其病性、病位的严重性和治疗难度也很明白,此种病情,按西医的说法,少则2~3个月,多则5~6个月,人将去矣。因我在医院看呼吸病较多,其亲属与我商量,要求以中医药为主,配合西医的对症治疗,现在是农历三月,不知能否过去八月十五的团圆节?中医查体所见:舌光较红,脉虚细微数。目前的主症是:咳嗽,吐痰带血,有时胸痛、腰酸腿软,纳谷尚可。

辨证:舌光较红,脉虚细数,是阴虚内热之象;再与腰酸腿软联系起来看,又与肾阴虚有关。阴虚生内热,火性上炎,热在上焦,熏灼肺金,肺失宣肃则咳;热灼肺津为痰;热伤肺络,则血热妄行,痰中带血。据此脉症分析,本案肺癌目前的主要病因病机是:阴虚肺热,痰热燔肺。

治则:养阴清肺,止咳止血。

方药:二参三鲜饮加减(方见《茂林方药》)。

处方:北沙参30g,鲜藕片60g,鲜茅根30g,麦冬15g,百合30g,浙贝母10g,炒杏仁15g,阿胶珠10g,生地炭12g,桔梗15g,生甘草8g

    7付,黄梨或白梨半个,大枣5~6枚为引。

煎服方法:水煎服,日1剂,早饭前、晚饭后1小时左右各服1次,每次250~300ml。

2005年420日二诊:服上方7剂后,咳吐减轻,痰中已无血迹,但饮食减少,胸部隐痛,腰膝酸软,神疲乏力,脉舌依旧。

处方:西洋参10g,鲜藕片30g,鲜茅根30g,麦冬15g,百合30g,浙贝母10g,炒杏仁15g,熟地15g,生山药20g,砂仁8g(后下),陈皮10g,桔梗15g,生甘草8g

     15付,煎服方法:药引及煎服方法同前。

2005年56日三诊:上方15剂药尽,病情比较平稳,咳吐继续减轻,痰中无血。胸痛好转,饮食少增,精神较佳。舌质较红,但已生出少量薄白苔,脉虚细而弱。效不更方,上方继服15剂。药引及煎服方法同前。嘱其隔日1剂,缓缓图之。

2005年68日四诊:服药两月余,诸症悉减,精神尚好。经复查胸片对照,肺部肿块未见明显增大,但右侧胸部时有闷痛,心悸,气短,干咳,便干,舌质依然较红,脉细少数。

处方:西洋参10g,麦冬15g,天冬15g,百合30g,生地10g,浙贝母10g,炒杏仁15g,全瓜蒌20g,砂仁8g(后下),陈皮10g,蛇舌草30g

30剂,药引及煎服方法同前,并述其间日1剂,缓缓图之。

2005年810日五诊:患者亲属来说,病情平稳,除有时胸闷、疼痛,无其他不适,如果药方变化不大,可否改汤剂为丸药,长期服用巩固治疗。

处方:西洋参10g,生地15g,麦冬15g,百合30g,浙贝母10g  炒杏仁15g,砂仁8g,陈皮10g,鸡内金15g,全瓜蒌20g,蛇舌草30g   

7付,炮制及服用方法:上方7剂,共为极细面,与等量蜂蜜为丸,每丸10g重,早、中、晚饭后1小时左右各服1丸(可服近3个月)。

2005年1120日六诊:患者亲属来告,在中医药的调治下,顺利地度过了中秋节,全家人甚为喜悦。并说在中医药的调治下,能否度过今年春节?最近又做过胸片复查,阴影大小如故,无明显增大及其它变化。同时转达了患者的要求,问是否可在丸药中加大消灭肿瘤的力量!

处方:西洋参10g,生地15g,麦冬15g,百合30g,浙贝母10g  砂仁8g,鸡内金15g,全瓜蒌20g,蛇舌草30g,半枝莲20g,生麦芽30g

    7付,炮制及服用方法同前。

2006年32日七诊:(病人亲属为了病人与吾多次交往,已经成了熟人和朋友,戏言道,听说这种病一般都吃不上新小麦,咱们共同努力,在度过了年关之后,再让他吃上新小麦。应该是一种奢望。)病人精神尚好,随着春天的到来,病情全面好转,病人又恢复了生的希望。强烈要求继续加大抗癌药物的力量。有时腰腿酸软,疲乏无力。

处方:西洋参10g,黄芪30g,熟地15g,生山药30g,百合30g  浙贝母10g,砂仁8g,内金15g,蛇舌草30g,半枝莲20g,全瓜蒌20g   

7付,炮制及服用方法同前。

2006年928日,患者亲属前来告知,在以中医药为主的调治下,新小麦也吃上了。到了8月中旬,病情突变,急诊入院,周身沉困疼痛,痛不欲生。经医院全面检查,认为是全身多处骨转移。虽经全力抢救,终因病势日重,于9月中旬去世。